宙斯俱乐部

  • 剧情
  • 赵炳锐 郑奇
  • 75分钟
  • “我是一位拍摄上海电影的导演。”坐在阿姆斯特丹的一…“我是一位拍摄上海电影的导演。”坐在阿姆斯特丹的一家咖啡馆里,荷兰年轻导演戴获(David Verbeek)云云开始对上海的回顾。戴获最为中国人熟悉的作品是2008年的《海上梦境(Shanghai Trance)》,这是他在上海生活两年后,对这座飞速转变的城市中年轻人生活的观察。该片在中国上映时,许多关于上海太脏或年轻女孩傍大款等片段被删减。05年毕业于阿姆斯特丹电影学院后,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让戴获迁往上海。“当时我住在邀请我前去的这位朋友家中,这是一个典范的上海弄堂,不消多久我便成了家庭的一份子。我立即就站在了观察的第一线。”4个月后,戴获搬到浦西的思南路。便常去中兴公园附近的酒吧,认识了许多朋友,包孕女朋友。在与他们的接触中,他对上海生活有了第一手的理解。戴获说:“那里每天都有很多工作产生,人们布满了猎奇心,而且精神抖擞。而相对来说,‘荷兰’这里的人生活比较平淡。但上海人与人之间的信赖感比荷兰差很多,比如,我之前的女友就会经常查看我的手机。”戴获认为,作为一位外来者,他可能比当地人更注意到一些他们平日习惯而不自觉的事物。《宙斯俱乐部》将镜头对准了上海俱乐部里的男招待们。他们的工作是调戏城市伶仃女性的感情,然后从中赚取抽成。然而,无数的“谎言密语”也让他们自身模糊了现实。“这部电影讲述的是现代爱情生活。”戴获云云委婉地形容《宙斯俱乐部》。我显然已陈腐的道德观顿时萌生了为古代的“爱情观”作辩护的冲动。但我发明,这样的尝试最终也只能落入“本本主义”的徒然,只能感叹于导演包涵的视角。症结在于城市生活转变得太快了,戴获称其为“极度形态的城市化过程”。“我有幸能够亲身观察到许多深处于方圆急促转变中的中国人。环境变换莫测,使他们缺乏平安感,落空了很多信赖感。父母给子女们提供了很多物质上的支持,但感情上的支持却很少。”戴获说:“这些也让我意想到,一小我生活的现实并非是绝对的,而只是无数生存状态中的一种。”假如有一个主题能够贯穿戴获的作品,那便是城市化所酿成的自我隔绝的各类表现。他客岁的电影《你在吗(ru There)》探讨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的微妙关系,并入选戛纳电影节一种注目单位。“现代城市生活给予我们很多选择的自由,人们是以需要花更多地精力去做判定、作选择。”戴获说,“我的影片便是关注这些后现代问题。”戴获曾与贾樟柯及其工作室屡次合作。他喜好贾樟柯、蔡明亮和侯孝贤等华人导演的作品。“他们的影片传承了欧洲新现实主义运动,具有很强的观察力,而且也很诚实,不会在某些时刻用音乐来操纵观众的感情。只是安静地进行着观察。”戴获说。

同类型

同主演

宙斯俱乐部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